中国文物之门 > 玉器>“蒙冤”的良渚玉琮 古玉琮的最新释疑

“蒙冤”的良渚玉琮 古玉琮的最新释疑

从上个世纪直到今天,玉琮一直“蒙冤”。以前,大家认为它是祭祀用具,实际上,琮全部是从古墓中出土的,而不是祭祀坑或祭台上,它与祭祀无关,却与墓主的身份等级息息相关,与宗族制度紧密相连。玉琮是长江下游良渚文化宗族制度的标志物。任何一种对玉琮的解释除了解释玉琮本身,不能同时解释其相关现象。例如为何寺墩3号墓墓主年仅二十,就能拥有33件玉琮?

   刚出土,玉琮就被权威误读了

    玉琮初受世人关注,就开始蒙冤。吴大徵在《古玉图考》中,把它的年代搞错了一千年都不止。吴大徵在古董研究上是相当一段时间的权威,他的结论曾如金科玉律。1963年浙江省文物部门发掘余杭安溪苏家村良渚文化地层时,面对地层里的半节玉琮,牟永抗先生硬是不敢相信它属于良渚文化,最后以混入良渚层之嫌被弃,多年后誉满天下的牟先生还为当初的误断而懊恼不已。

    玉琮是良渚人复杂思维和高等级精神生活的产物,它的形状和图案纹饰极为复杂。习惯以陶器来研究古代人生活的考古学家,面对玉琮这样的新出土物自然感到无从下手,这时,《周礼》上的一句话和大洋彼岸的一个权威开始起作用了。《周礼》曰:“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于是,研究的人首先就向祭祀物品的方向去了。而已故美国哈佛大学东方艺术中心主任张光直先生也认为玉琮通天地的象征,是巫觋祭祀时的用具。张先生的知名度和权威性毋庸置疑,此说一起,几成定论。

    十年求证,琮诞生于宗族之需

    我也曾经是此说的信奉者,但后来却越来越怀疑它的正确性。这个过程,屈指算来已有十年之久。而受张说的影响,良渚的研究曾进入不止一条歧途。比如:既然玉琮是祭祀物品,那么巫觋自然占主导地位,那良渚文化也就成了“巫鬼文化”。

    然而,事实总是要说话的。随着玉琮数量及与玉琮相关的资料的增加,一些问题必然要摆到桌面上来:为什么玉琮外在形态是外方内圆中空?而且从良渚文化早期到晚期由矮琮向高琮发展,由单节到多节?为什么玉琮四角或四面装饰的图案由单面兽到双面神兽,再到单面神,它们的含义是什么?为什么琮在出土时部位不同?为什么各墓的数量相差那么大?

    经过不断的考察,我发现玉琮的产生,是宗族之需。比如说,在整个良渚文化区,形成了部族族长(宗主)、宗族族长、家族族长、家长,嫡系家庭和非嫡系家庭组成的,以血缘关系为纽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