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之门 > 文字信息排行>女性性感裸体人体艺术----认识篇

女性性感裸体人体艺术----认识篇

  人体艺术在中国艺坛绝迹了几乎近40年,直到1985年人体油画才突破禁区,得以展出。以后人体雕塑逐渐出现在街头、广场、展览大厅。1987年轰动一时的健美比赛活动,是人体美的直接展示,对长期存在的封建狭隘、僵化脆弱的旧思想体系是一次有力的冲击。然而在我国发展自己人体艺术的艰难历程中,受阻最大的莫过于人体摄影。在我们国家有的人一直认为人体是和黄色、淫秽相联系的,任何艺术门类到此,都要"诸神回避",否则就会受到鸣鼓而攻之,以至于落到不齿于人类的可悲下场。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旧的思想节节败退,他们所最后借以负隅的天险-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一道不可突破的防线是人体摄影。他们的逻辑是:人体可以写、可以画、可以雕塑、可以表演,惟独不能拍照。表现上看这是一个超越了艺术的问题,而横跨民族学、国情学、政治学和社会学之上的交叉学科目,实际上是一个只能说说,不能拿到光天化日之下,不堪一击的伪道学的面孔和陈词滥调。

  现在,在出版界有远见卓识的人士支持下,一本精选的人体摄影作品集终于将要冒天下之大不韪问世了。人体摄影究竟是怎样一种艺术?我们应该怎样看待人体摄影艺术?在世界范围内,人体摄影经历了怎样的发展演变过程?中国有没有人体摄影、它的发展趋热如何?这些是我们在本书一开头必得向读者诸君交待清楚的。

  既往全部历史的光辉成果

  要讲人体美、人体摄影,先要从人谈起。苏联学者洛莫夫说:“人成了包括几十门学科的庞大系统的研究对象。”作为艺术学科之一的摄影艺术学,当然也要把人体作为自己研究、表现的中心之一。人,为什么受到如此高度重视,成为科学和艺术关注的中心呢?

  想一想我们的祖先,原始先民们在洪荒未开的时代茹毛饮血,风餐露宿,到今天登月球、探火星,创造了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从最早打制得十分粗糙的仍然近乎石块的原始形态的石刀、石斧,到今天“仿佛凭着魔力似地产生了拉斐尔的绘画,托尔瓦德森的雕塑以及帕格尼尼的音乐”;从结绳记事的简单思维到“产生了巨大-在思维能力、热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的时代”。这一切充分说明了人是第一可宝贵的,人是大写的人,是世界的主人,是创造性的主体。关注人,把人作为一切学术和艺术的研究对象和表现对象,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题中应有之义。有什么理由把艺术表现的范围规定在人的周围环境而不能聚焦于人本身以及人体呢?

  人,不是抽象物,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偶像,而是有生命的个人存在,是有个性的个人。人存在的尊严和价值,人的本质既体现在他作为社会存在物方面,也体现在他作为自然存在物方面。人在改造社会、改造自然中结成一定的关系,形成作为社会关系总和的社会人。对此,摄影艺术和其他古老的艺术的形式作了比较多的表现。人作为一种生物体、一个物种、作为一个自然物,他的自然因素或生物因素在他自身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需要强调的是这种自然因素或生物因素也是和社会因素紧紧结合在一起的)。这一方面同样是摄影艺术表现的重要对象。

  恩格斯说:“只有人才给自然界打上自己的印记,因为他们不仅变更了植物和动物的位置,而且也改变了他们所居住的地方的面貌、气候,他们甚至还改变了植物和动物本身。”这种改变,当然也包括人自身的历史性变化。

  对于人,人的本质性本体性意义,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作了深刻阐述。恩格斯精辟地阐述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即由于劳动,由于制造和使用工具的需要,人的手愈来愈灵巧,由于和日新月异的动作相适应,引起人的肌肉,韧带及骨骼的特别发展并遗传下来。与此同时发生的脚适应于直立行走的发展,发音器官和脑髓的发达,使人“有到进行愈来愈复杂的活动,提高和达到愈来愈高的目的”。马克思精辟地阐述了“动物只按照他所属的那个物种的标准来生产,而人知道怎样把本身固有的(内在的)标准运用到对象上来创造,因此,人还按照美的规律来创造。”

  正是这样,人类不仅按照美的规律创造某种程度上是一部浓缩了的人类精神文明史,那么,人的外在形态在某种程序上是一部凝聚了的人类进化史。它的丰富审美内涵是其他题材所不能取代的。

  继各种古老的艺术品种之后出现的新兴艺术样式-摄影艺术中的人体摄影,在创作中,要求要全面、深刻地发挥作者的主体意识和创造精神,体现出人类全部历史发展的伟大成果。这从以下三个方面可以看到:1、摄影家作为摄影创作的主体,他是人类文明演进、历史发展的积淀的产物,现代意识和审美的观念是他进行审美创造的驱动力;2、摄影艺术造型的工具是人类科技最新成果,摄影艺术造型技巧熔人类心智和科学、匠心和工具、主体和客体于一炉,直接体现了人类当代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成果;3、人体摄影-摄影艺术中的一个品牌、一个题材,它的艺术语言和审美形态-纪实与创意、具象和抽象、现实与超现实,与其他古老艺术样式相比较更适合现代人的审美心理需求,更具有现代感。

  有充分的理由证明:人体摄影艺术是当代人体艺术中的天之骄子

  升华的艺术和升华的心灵

  人体是艺术的永恒主题。如果说,原始艺术中的人体表现,源于性意识(这不论是西欧在3万年前出土的《罗塞尔的维纳斯》,还是我国新疆近发现的壁画中性崇拜、生殖崇拜的表现都是证明)。那么,现代艺术中的人体,由于它的创造者-艺术家是经过几千年文明进化,心理积淀的人类历史伟大成果。他的思维、情感、制作、运转、都不是原始的纯生理本能的驱使,而深深潜藏着对艺术的奥秘、人生的真谛的探求为目的。即使某些现代艺术家在其驱使之进行创作的原动力上,及在作品中所体现的意趣上都有着情欲的成分,也不能影响我们在对一种艺术题材、一个艺术部类的总体考察,仅仅归结为性意识的表现。

  可以肯定,人们之所以爱人体艺术,是由于艺术家借用人体语言来崇拜生命、赞美自然、歌颂青春、讴歌爱情、追求自由。这种创作态度,乃是产生优秀人体摄影艺术作品的内在动因。而真正优秀的人体摄影艺术同把人引入想入非非,邪念丛生没有必然联系。难道米开朗基罗的《大卫》不是以男性阳刚之美、力度感打动人吗?而罗丹的直接以性爱为主题的雕塑,仍然使人远离肉欲,而感受到青春美丽,生机活力。然而,人体艺术在各个国度,各个历史时期都曾受到过责难,从古希腊到近代、现代、从欧洲到亚洲,都反映出两种不同的观点的斗争。苏联著名雕塑家穆希娜针对本国情况尖锐指出:“现在我们有一种不健康的清教徒的倾向-害怕裸体。为什么我们的观众可以允许看前辈大师的裸体,却不准看苏维埃画家笔下的裸体呢?如果用这样的逻辑看问题,我们就要否定所有古代和文艺复兴的艺术,关闭所有博物馆。”她还说:“人体能最充分、最真诚、不隐蔽地表现人的情绪和内在的面貌(不是一切都可以加上裤衩的)”。看来,古今中外清教徒们对裸体艺术的非难如出一辙,其立论的逻辑也大致相同。现在“有伤风化”云云的责难,对文学、绘画、雕塑以至表演领域里都已逐步被各个突破,惟一的也许是最后的据点是摄影。

  为什么人体可以画、可以写、可雕塑、表演,就是不可以拍呢?问其故,则曰,拍照是真,拍的照片逼真,所以不行。这种“理由”是非常可笑的。中国的清教徒,伪道学家们并不能自圆其说,必须加以辩证清楚。

  一是所谓“真”的问题。不错,拍照是要以真人为对象的。但是不是只有摄影才直接面对真人实景进行工作呢?显然不是这样。不论绘画,雕塑都要以真人为模特儿进行创作的。也许他们要说,照片的效果逼真,所以不能允许。这也是奇怪的逻辑,且不说以人体美为宗旨的表演活动是真人的表演,就说照片的艺术效果,它并不以逼真为最高审美创造条件。丹纳讲:“卢佛美术馆有一幅但纳画。但纳用放大镜工作,一幅肖像要画4年;他画出皮肤的纹缕、颧骨上细微莫辨的血筋,散在鼻子上的黑斑,逶迤曲折,伏在表皮下的细小之极的淡蓝血管;他把脸上的一切都包罗尽了,眼珠的明亮甚至周围的东西都反射出来。你看了简直会发愣:好像是一个真人的头,大有脱框而出的神气。”

  丹纳是为了说明笔致豪放的画比工细的更受欢迎。我们从这里可以了解逼真并非摄影独有的艺术手段,在某种程序上,有的摄影作品的工细、逼真的效果恐怕不一定达到但纳的水平。如果联系到当代某些照相写实主义绘画、雕塑,直接以真人翻制,确实栩栩如生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不知发难的先生们对此又将如何解释。

  再说欣赏的问题,决非如这些同志所述摄影逼真感故而容易引起副作用。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人与人之间便只好隔离了事。事实上,罗丹的雕塑,人们观赏时,那无生命的冷冰冰的青铜和大理石,能使人感到肌肤的温暖、血液的流动、思想的波动,产生这样强烈的生命真实性。人们欣赏时的内心充溢着的是人性之美、人情之美,而不是别的什么。关键是观者的心灵,而非作品本身的问题。这些同志实际上混淆了艺术和实物、欣赏和欲望的关系。黑格尔老人曾明确告诫说:“艺术兴趣和欲望的实践兴趣之所以不同,在于艺术兴趣让它的对象自由独立存在,而欲望却要把它转化为适合自己的用途,以至于毁灭它。”又说:“在艺术里,这些感性的形状和声音之所以呈现出来,并不是为着它们本身或是它们直接显现于感官的那种模样、形状,而是为着要用那种模样去满足更高的心灵旨趣,因为它们有力量从人的心灵深处唤起反应和回响。这样,在艺术里,感性的东西是经过心灵化了,而心灵东西也借感性化而显现出来了。”

  优秀的人体摄影作品应该具备这种唤起心灵反应和回响的力量,具有美好心灵的欣赏者也一定能借作品显现出他美好心灵的折光。还是穆希娜说的:“一个人只有思想肮脏,才会在美好的人体中看到肮脏的东西。”人体摄影决非诲淫诲盗的同义语。人体摄影固然有高洁、纯正、雅致与低级庸俗直至下流之分,它的欣赏者的审美趣味亦有高低、精粗、文野、好坏之分。灵魂卑劣者因与庸俗下流之作起共鸣,在高雅之作面前,他也会产生邪恶的念头。对于淫秽之作要坚决取缔。物有优劣,人有良莠,以罪恶目的从事人体摄影者决非绝无仅有,然而,这些问题要通过健全法制及极大地提高人民群众科学文化水平和审美水平、道德水平来解决。发展健康的高尚的人体摄影艺术同坚决取缔黄色下流的伪作是根本性质上不同的两回事情。一定要严格区分其性质和界限,一定不能因噎废食,泼脏水连同孩子也一定倒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