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之门 > 其他信息>马未都谈金融危机下古玩收藏

马未都谈金融危机下古玩收藏

 姜华:这里是《天下天天谈》,欢迎收看。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请到光复博物馆的馆长马未都。

    马未都:大家好。

    姜华:今天马先生会给我们谈一谈金融危机之下的收藏现状是怎样的,我知道您非常喜欢收藏,还今天给我们带来了一样小玩意,是吧?能不能先展示一下?

    便宜未必没好货

    马未都:先展示。这个让你看一看,我们把它搁高一点儿。好看吧?

    姜华:好看。这是?

    马未都:这是一个磁州窑的北方的瓷器,这个是金元时期,大概有个700、800年,画得很拙。那小树叶画得很拙。像小孩画的画。

    姜华:但是挺古朴的。

    马未都:好看。

    姜华:因为您知道今天来做节目,就挑了这么个东西,宝贝给我们带过来,应该也有一些特殊的来历吧?

    马未都:我觉得今天大部分百姓造成一个概念就是古董非常贵,其实不是这样。我们有很多收藏,我看以今天的社会的经济实力来说还是很便宜的,只不过大家都是想用便宜的钱买贵东西。而没注重便宜的钱有便宜的乐趣,这我就拿这样一个东西,这个东西不是很贵。

    姜华:是不是也很容易买到?

    马未都:这样造型的很容易买到,但是这样纹样的不一样。所以我看到我就特喜欢。

    姜华:您是从哪淘来的?

    收藏要量力而行

    马未都:我这个是在南京买的,我去逛了南京的古董市场看到了,还是一个搞美术的人经营,所以搞美术的人感受就是不一样,他就觉得这个东西特好,拿给我看,我一看我就特别喜欢就跟他谈谈价钱买了。03.20大众不要老听着电视上说今儿一个新闻,或者多少专家说估价,一估价几百万几千万我觉得这都是对谁不可能的事,那么对于我们来说,如果你喜欢收藏,我们只是说如果你喜欢收藏,那你就买点儿力所能及的。

    收藏要多做功课

    姜华:那也得像您这样的人能够看的准,

    马未都:这个对所有人的最致命的问题,就是它的技术门槛。技术含量导致大部分人进不去。它不像股票,股票有一个好处,它不分你的知识高低,就是说我这人不是字,我去买一支没准我赚钱,什么股票专家在那涂抹星子满天飞,忽悠半天你上去买一只可能还赔钱呢。这个是摸不准的一件事,可这个东西,你技术越高,你获得的信息量就越大,比如我一看这个东西,我就知道这个东西,尽管这个波,这个造型没什么新鲜的,但这个纹是太新鲜了,这个纹是太古拙了,像不像幼儿园的小孩画画?就七个叶子,画七个叶子备不住是人参的叶子,所以我就觉得我们作为大众来说,起点要低,一定要把收藏当做一个乐趣。

    马未都收藏经历

    马未都,1955年生于北京,早年下过乡,插过队,回城后又当了几年机床工,业余时间写写小说。1981年马未都成为《青年文学》的编辑。随后,他和王朔、刘震云等人创作了颇有影响的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80年代,马未都开始收藏中国古代器物,到90年代初,他的收藏已极具规模,陶瓷、古家具、玉器文玩等藏品逾千件。1997年1月18日,马未都建起了新中国第一座私人博物馆,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如今,马未都作为观复博物馆的馆长,已经成为了中国古玩收藏圈子里如雷贯耳的人物。

第一部分:金融危机下的古玩收藏

    金融危机下投资应转向

    姜华:那现在的金融危机算不算一个风吹草动?那金融危机的状况之下,是不是收藏的一个机遇?

    马未都:金融危机,我刚才说的对后一代艺术品是有影响的,有巨大的影响,但是对古董没有影响,我刚刚前几天不是从英国回来吗?英国在5月12号5月13号都一直在拍卖,那些东西我提前看了,电话竞标,在拍卖我一间都没买到,想买五件,一件都买不到,比金融危机前还贵。它有一个潜在的道理,就是由于金融危机,很多人把投资转向了,比如我的钱全炒作石油,石油目前这个情况我也不敢了,我拿在这儿往这一放,这个艺术品就上来了。

    泡沫价格人为操纵

    姜华:在艺术品里面不存在有一些虚拟的泡沫?

    马未都:有,有虚拟的泡沫,因为我们所说的泡沫一般是指中国市场,中国人自己搅和、操纵的这个泡沫,那么就看他操作什么门类,我们也有过这个情况,就是这个艺术品市场有某一个小门类被人短时间拉高,很多人追上去以后他就抛了,这是有过的,但是正常的市场很难操纵。

    姜华:好的那听了您刚才的话,我们对金融危机之下的收藏现状也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我们现在连线一下拍卖行,看看他们那的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国外拍卖行业好于国内

    姜华:那刚才我们听到了这是这一个拍卖行的情况,那据您了解,现在目前国内外的拍卖行都是一些什么样的情况?

    马未都:国外的拍卖行现在说起来比国内拍卖行好过,因为什么呢?国外的收藏比如欧洲,欧洲的收藏是几百年的历史,所以很多老户貌不惊人,你一问他祖上有钱,所以这有很多东西,经常有大的家族收藏家拿出几代人的东西拍,这个东西很多。我们的收藏满打满算就是这20多年,还算早的,晚的就这十来年,所以收藏应该说刚开始刚有意识。

    姜华:其实对于更多数的百姓而言,如果可以找得收藏的话,可能他们的目的地也就是潘家园,我们先通过一个小片了解一下,然后再请您给大家谈谈潘家园。

    位于北京东三环南路的潘家园旧货市场,形成于1992年,是伴随着民间古玩艺术品交易的兴起和活跃逐步发展起来的,现在在北京,潘家园市场已经成为百姓淘换文玩的不二选择,周末开市日客流量可达三四万人,人们来到潘家园旧货市场进行藏品交流、淘宝、各取所需,自得其乐。那么,在当前的金融“寒流”中,平时火爆的潘家园市场是否也受到了影响呢

 

    第二部分:金融危机下如何淘宝

    潘家园市场的由来

    姜华:您现在还经常去潘家园吗?

    马未都:我不太经常,但是我去。

    姜华:您去就有所收获?是吧?

    马未都:对,我一去现在比较着眼,过去有很多摆摊比较久的人我都认得。潘家园的形成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那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们最早的北京这种地摊西城、东城、南城、北城都有过,都有过各个点。

    姜华:但是最后都没有留存下来。

    马未都:最后给我印象最好的点都没有生存下来,,比如原来后海,后海是一个非常好的地,山清水秀地摆点儿地摊,那时候人有限度。今天要潘家园的人扔到后海上,那交通就彻底死了,后来最早的时候,我20多岁的像西边,像玉渊潭公园门口也有人摆地摊那时候属于不合法,老被城管抄,慢慢慢慢就把人逼到南城,现在潘家园那个地方在十几二十年前非常荒凉。潘家园现在这个位置是原来那个地摊的位置的东边,原来那个位置已经盖成楼了,我们当时在潘家园早年确实买了很多很多东西,便宜吗。

    姜华:是不是现在就不便宜了?

    马未都:现在也便宜,我不认为潘家园贵,潘家园从来就没贵过。就是以当时的价钱来衡量永远是最便宜的地方,为什么这么多人?一个节假日几万人,十几万人都去。有一次我早晨去吓得我,怎么这么多人?所有的通道根本都水泄不通,人都是那么挤来挤去的买艺术品,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就那么多人。

如何在潘家园慧眼识珠

    姜华:那如果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如果百姓想到潘家园淘点儿什么好东西,您有什么建议给他们吗?

    马未都:我觉得对有知识的人就特简单,关键是大部分人没这个知识又想去,那就凭这个直觉,知觉有一个简单的办法。

    姜华:直觉不就跟撞大运差不多?

    马未都:撞大运就是这样,这个东西真假我不管,反正我是按假的出钱,真的假的就是这个钱。

    姜华:蒙上就蒙上了。

    马未都:蒙不上,因为什么?卖东西的人都比较清楚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你比如我去年的冬天因为拍一个节目,我去逛摊的时候我看上一份东西,后来我说我不开餐馆,我要开餐馆我全买下了。那人有几百块一样的盘子,是青色的,道光年间的。大的这么大,小的这么大,大的80一个,小的50一个,好几百块堆在那,你买个新盘子多少钱,那我还没砍价的时候他开的价,那我也不敢砍,我砍完他卖我了怎么办呢?我估计得有500、600个盘子。便宜吧?

    姜华:您的意思是这它远远低于它的实际价值?

    马未都:那小盘子这么大,道光的,道光的到现在少则15年,多则180年的东西,这个170、180年的东西,按我刚才说的,保管费三毛钱一年给你保管下来也不是这个钱。但是没有人认我还很奇怪,我还当时说谁要开个餐馆就把这个东西拿下。为什么?上去就跟人说我们这上菜的第一碟子是道光年间的,那还算一噱头呢。

    小片3:在文玩收藏界,有着很多行话,随着金融危机的袭来,“你抄底了吗?”这句原本流行于股民的问话,也开始风靡于收藏爱好者之间。艺术品虽然属于特殊商品,但艺术品市场也是市场。只要是市场,就会存在抄底。无论是初学者也好,老手也罢,抄底可能带来的超额利润,使得他们中的很多人变得盲目。到底出不出手?会不会后悔?在这场金融危机下,是否到了超底最佳的时机了呢?

 

    金融危机下收藏者不应抄底

    姜华:因为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金融危机的背景一下,比如说楼票、股市,汽车可能都是我们老百姓出手的好时机,那看来对于艺术品的收藏应该不存在这样的类比?

    马未都:我觉得不存在。去年的金融危机来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儿担心,结果后来看拍卖的时候一点儿迹象都没有,因为我去买,我是本着抄底的心情进去的,啥底也没炒着,全让人给盖了帽了,没有了。

    姜华:那会不会是别人也看好了这个时机先于您草地了?

    马未都:你除非是私下买卖,你如果在公开场所这东西我出一万,你超没有用,你出一万二那就是你的我除非一万四,那就是这种情况。

    第三部分:如何玩转收藏

    那么到底什么是捡漏呢?收藏行里称:以极低廉的价格买到较希罕或较珍贵的藏品就是捡漏,不少收藏大家热衷逛地摊,因为他们或多或少都存有捡漏的心思,甚至有些初玩古玩的爱好者就是从捡漏开始的。那么,捡漏这种心态是否可取呢?马未都又有哪些独到的见解呢?30

    捡漏心态不可取

    马未都:我觉得从大众收藏就是从这起。比如50块钱,你要是明白了你就买了,你没亏吃吧?起码是没亏吃,大部分人是心理上吃亏,这个东西比如说值一千块钱你花两千块钱买,你就心理觉得不舒服,但是这个东西值一千,你要五百块钱买的,你就欣喜若狂,其实这几百块钱跟你生活没有影响的,你多花一千还是少花500,你的生活根本不会有任何改观,完全是心理上的事。

了解收藏要先了解文化

    你还是要心中的快乐,这个快乐一定是你的文化带来的。你要了解这小碗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这是乾隆时期的,乾隆时期的酒盅,为什么乾隆时期的酒盅小了?前面的酒盅大呢?你看明朝的人,水浒传,元朝都是大碗,都这么说,为什么不说小盅。

    姜华:是不是酿酒技术提高了,酒精度数高了?

    马未都:你这是专家嘛。我们的蒸馏酒,就是今天喝的这种白酒,二锅头之类的酒是明代晚期以后才出现的,中国过去以前的喝酒,就李白他们喝酒,杜甫喝酒全部都是酿造酒,米酒,黄酒,就是可酿造的。这个酿造酒有一个缺点,就是它时间长了馊了,你搁这两天不喝就馊了。

    姜华:所以得赶紧喝,大碗喝,一次酿完了赶紧喝光。

    马未都:所以它这个文化是有一个变化的,你要说唐朝的时候这么大的小碗,你非说是一个酒盅那就很可疑,那可能就不是。

    尊重自己的选择

    我觉得中国文物特别好的就是门类丰富,适合每个人的品位,每个人品位是不一样的,每个人兴趣是不一样的他可能是受很多影响。比如我碰到过这样的情况他小时候特别苦,但是他在牧区长大的,所以他对马的文物特别有兴趣,跟马有关的文物,这就是一个提示。就是你生活中很多事情可能对你终身,就是小时候的事情对你终身都有影响,比如他小时候是木匠,有的人长大为什么喜欢收藏木器?他小时候是个木匠,或者他家邻居是个木匠,这种都对他生活会产生潜在的影响,我想注重自己的内心感受,注重自己的乐趣,这是收藏的本意。

    寻宝要像找对象

    姜华:有没有至今还让您提起来还是觉得心痛的,错失的?

    马未都:错失的,错失的东西多了。

    姜华:现在还念念不忘的。

    马未都:我那时候在琉璃厂看到一个好东西,在玻璃橱窗里,就隔着玻璃看很久,趴在玻璃上看,你今天不可想象我在琉璃厂趴在玻璃上往里看,那我自己都不能想象。那年轻的时候真的一趴,趴俩钟头都不新鲜,趴得人都说你怎么老在这看什么呢?我说就看你这个瓶子,就是喜欢,然后就是隔很久再回来,因为有价钱问题,有个价钱问题,然后过去看那东西值。

    姜华:还在呢。

    马未都:对,很激动,看着那东西还在。因为有时候去就怕那东西不在了,自己又买不了,又怕别人买走,有点儿像搞对象,就觉得它还带呢。

    姜华:爱上文物了。

    马未都:终于有一天就是比如店方的问题就是说我急需用钱,你不是喜欢这东西吗?或者某一天我自己挣了笔稿费,有钱了,攒到钱就去了,就这种乐趣,我记得那时候我写过文章,就是大有追求美人之乐,

    玩转收藏快乐至上

    姜华:那您的收藏经历当中是不是给你带来的快乐特别多?

    马未都:收藏肯定是给我带来快乐,就即便有痛苦,过后也是快乐,比如你买假了,买坏了,出了什么问题,你当时都痛苦的不行,可是时间久了就变成一个笑话了,你长了知识了。

 第四部分:马未都给您支招

    小片5:收藏业内有一句行话叫“打眼”,它的反义词就是“捡漏儿”,打眼意思是上了当,用较高的价钱买了不值此价的藏品,或买了假货。在鱼龙混杂的古玩市场,“捡漏儿”的概率极小,而“打眼”却是常事,不要说业余爱好者,即便是行家,也是家常便饭。那么,有着20年收藏经历的马未都,是否也曾有过“打眼”的经历呢?25

    避免打眼重在心态

    姜华:那您打眼的故事能跟我们说说吗?

    马未都:我现在不怎么打眼了,年轻的时候打眼是正常的,比如你去买一个东西,你觉得这个东西是康熙的,特激动,然后买了回来研究半天恨不得这个东西是光绪的你就泄气了。现在是什么?你买的时候是康熙的,你买回来是个,就老百姓的话是个假的,新的,刚烧的,就好像说这东西还烫手呢,

    姜华: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喜欢收藏的人怎么才能避免这样的情形发生?

    马未都:我觉得很难避免,就是调整自己的心理,首先要做自己能承受的事,这是我劝所有收藏的人,因为我生活中碰到这样的人很多。我说你首先自己能不能承受,股市也是这样,股市不老有一句话,什么股市有风险,什么投资需谨慎。那就是说你是不是能承受这件事,你不能说我投资完了我跳楼去,那肯定不行,再一个即便你买错了,你还有个好处会获得,你怎么知道它错的?是知识告诉你的。

    姜华:虽然买错了,但长知识了。

    马未都:你每长知识还长一个教训。知识有一点,最好的一点就是可以炫耀,我们炫耀有两点,一个是知识,一个是价值。而且你炫耀知识并不受人鄙视,你炫耀财富有时候会受人鄙视。

    放长线,钓大鱼

    姜华:那刚才您也拿做股票来进行类比,那在股票里边有什么长线短线之说,我们做收藏是不是也有长线短线之分?

    马未都:我觉得收藏基本上都是长线,就是你要是想收藏,你又获得了文化给你带来的乐趣,那么你要做长,短线都是专业人士做的,我不提倡大众去做什么短线,你也没有什么可能。短线可能有一些做古董交易的人只是他愿意去做。我知道什么东西在有人炒作我买点儿很快就卖了,这是短线,就是商人的事情,但是对于大众我觉得极不适合短线。

    对收藏者来说,收藏古玩是份情趣,在古玩市场淘宝是一种磨炼过程。但在寻觅中,是不可能出现天上不会掉馅饼的事情的,“检漏”靠的是眼力,不是运气,高手也有“打眼”的时候,何况是一知半解的新手,同期:

    那么,有没有什么捷径能成为文玩界的高手呢?

    多动脑,少动手

    姜华:那马先生,要在中国成为一个专业的收藏家,您刚才也说到门槛挺高的,到底有多高?

    马未都:你今天要成为专业收藏家两个门槛,一个是你的经济力量,就你有多少钱去投入,第二是你的技术力量,技术力量,

    姜华:对于不是有经济实力的想要投入收藏行业的人,您有什么忠告和建议?

    马未都:那就是多动脑少动手,少动手就是什么?就是少买,不要急于去买,一定要看熟了,我曾经跟很多人都说,我说你买东西一定要克制住自己的购买欲望,因为购买是有乐趣的,激动,我年轻的时候也这样,不买就在屋里转圈,在屋里转很多圈,我左右冲出去,还是去买去了。我说你要克制住,就是先看书,把书看熟了,第二步就要看东西你熟了以后去到博物馆看是不一样的。你不懂跟懂是不一样的,比如我不懂音乐,我听音乐会,确实也听不懂,你在那也就是瞎听最后跟着瞎鼓掌完事,要懂的人马上知道。我曾经跟一个懂音乐的人听钢琴演奏会,他告诉我说他里面弹错了三处我当时特惊讶,我说他怎么会弹错误,我说这么大钢琴家怎么能弹错?他说钢琴家弹错是正常的,他说就跟一个演说家去演说,说错一个字,或者哪用错一个词都是正常的。那人家就能听出好来,我想当你把博物馆的东西都看熟了,而且那个时候你读书读的多,你再去看,真的是不一样,感受是不一样,当你书也熟了,博物馆也熟了你再去收藏。

 把玩古玩勿戴手套

    姜华:其实您刚才拿这个罐子的时候,我就有点儿担心,怕不小心别掉地下了,是不是这种事也有的时候会发生?

    马未都:我早年买的东西回去第一件事是洗,我觉得脏,先拿那肥皂水泡着,你知道那个洗衣粉的东西一着水就滑,这瓷器还好,就那个清代瓷器,特别滑。家里一大池子,把这盘子搁里头用肥皂水泡着,泡一宿,第二天早晨起来脑袋还是蒙着呢,就泡那池子上看,一看都干净了就开始洗刷,刷完了以后一翻身,这一个水龙头,那盘子就翻到水龙头的口上去了,就磕下来一块,你说磕下来的时候就眼冒金星,那汗都出来了你今天说是一个笑话,当时你一翻过来,顿时就一身的凉汗,什么叫冷汗?那时候就出一身冷汗。从那以后特老实,洗东西搁一塑料盆,离那个水池子远远的,端着这个盘子看那个龙头就害怕,所以都是经验,每个人都是有经验的,如果没有经验一定会出事。出事了你会后悔莫及,我觉得最重要不是你财产的损失,一个东西这么多年流到你的手里是一个缘分,我们现在老谈缘分。那在你手里损失了,说起来是一个罪过,不容的事,很多人戴手套看东西,这是一大忌。手套拿东西太滑,尤其瓷器,过去手套是看书画的,书画是怕你的汗迹印在上头,但是看瓷器、看玉器绝对不能戴手套,滑。

结尾:

    宝物价格揭晓

    马未都:我觉得这个对于能收藏的人应该是可以,这个钱我觉得可以跟大众谈谈,像这类东西买,因为它纹样特殊,就显得稍微贵一点一万多块钱。如果纹样不特殊的话,常见的图样就几千块钱,3920卖我的人是搞艺术的,艺术感受非常好,他说有一个东西不卖给你就吃亏了,意思没有人认,他一拿出来我就喜欢,我第一反应就特别喜欢,你一看就特古拙,他拿出来他没说价钱我就决定要买,我内心是这样,激动。

    姜华:我相信您说的那种体会,我相信可能大多数人也都有感受的。最后还有一件好玩的事,还要问您一下,前一阵子周杰伦有一首歌叫青花瓷。对我们外行来说我觉得那词写的挺美的,挺有意境的,但是您好像发现其中有一些不稳妥的地方?

    马未都:这事我跟方文山交流过,我指出来两处是科学的问题,因为从鉴定角度讲这个事情是不可以出现的,比如他说底下,写的什么什么楷书,隶书。我说那个地方你要改成小篆就行了,因为隶书和小篆,隶书是在瓶子上,但是写在底下一定是篆书或者楷书,我说就个别调一两个字就对了,但是我觉得能够让一个《青花瓷》这样的歌登上春晚,周杰伦能够在这样的一个宣传平台上宣传中国的文化,我觉得是功不可没,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为什么,不管你多么高深的文化,一定要通过通俗的方法去向大众传播,可能这是一个很好的捷径。